亚洲当代艺术拍卖市场整合迈入新里程

从国内拍卖市场的建立至今,香港一直是内地的风向标,但近年来,香港和内地的市场开始出现区别,不过对于佳士得来说,这些都在他们意料之中,香港佳士得中国二十世纪艺术及亚洲当代艺术部国际董事张丁元先生在采访中表示,香港佳士得一开始在做当代跟中国二十世纪艺术的时候,在定位上就有很高的标准,因为中国国力跟经济上的强势,以及国民经济的发展,佳士得预见未来在中国,艺术一定会变成一项很重要的文化指标。过去鉴于美国当代艺术的发展,他认为中国当代艺术有可能依照美国当代艺术也就是纽约画派的成长模式,所以当时在设定这个项目的标准时,佳士得希望以后可以将现代艺术和当代艺术直接投入西方市场的标准里。当然,如果是从短期市场去表现的话,会觉得好像行不通,但是从佳士得2000 年开始做这个项目到现在,不管是内地或是亚洲的拍卖公司,甚至国外做这个项目的拍卖都是依照佳士得这个标准模式发展,大家观察所有拍卖公司的幕后就可以得到答案。

2010年的艺术拍卖活动已经大致结束,从春拍到秋拍,整个拍卖市场到底透露出了什么讯息?如果我们仅以中国内地拍卖公司所呈现出的成交额数据做出结论,未免落入区域性市场的局限性所导致的制约,而无法正确体现出正在国际上崛起的华人收藏圈的走向。以宏观的角度来看,历经金融海啸之后的亚洲艺术拍卖市场迅速触底反弹,正证明了亚洲拍卖市场已经从区域性迈向国际性市场。目前的亚洲艺术市场明显的出现两个大方向,一是新旧藏家交替、二是市场面正在扩大。在亚洲艺术市场里,收藏之席位还是由华人圈独大。

张丁元认为,从无到有,到建立一个世界标准,不可能有速成,佳士得用了时间,和实际操作在推广,相信也得到了各方面的认同。

图片 1

NO=NOART 张= 张丁元

曾梵志作品

NO :在藏家和同业心中,佳士得是一个非常负责任的,而且规范的拍卖公司,但当你看到同样艺术家的作品,差不多的作品,或者不如你们的作品,在国内拍出的价格高出你们,你们会不会有其他的情绪呢?

何谓华人收藏圈?

张:基本上不会,因为我们是比较理解所谓的客观性。从我们每场拍卖藏家参与的人数,展览观看的人数,到我们发出画册的数量这整个过程来讲,其实很清楚地表达了我们在客群的号召力,在价格的成长上来讲都有一定的水准跟标杆,目前基本上最大级别的作品都还在我们手上,因为每年成交单价前二十的拍品我们都拥有十几件,现在由于拍卖公司和场次比较多,降到差不多五到六件,可是这里面来讲,最大的份额还是我们。换个角度来说,你可以看到所有藏家在这里最多,结果还拍不过小拍场的话,那看你信什么了。

「华人艺术」这个名词其实早在90年代就被台湾画廊、拍卖公司喊的雷震响天。由于政治意识的缘故,弃「中国」采「华人」,只要是以华人文化为基础的艺术家所创作出的艺术品都称为「华人艺术」。而谈到华人收藏便是指向华人艺术市场,台湾、新加坡、香港、中国内地,甚至东南亚的华人,因属相同人种、语言及文化传承,透过信息的交流,已经形成一个俱备国际规模的华人圈。华人藏家圈里的代表性人物包括台湾的林百里、马维建、施俊兆,中国内地这几年有王薇、民生银行、泰康人寿陈东升,香港有「大刘」刘峦雄,东南亚华人代表余德耀。这几位近年买遍各大拍场的藏家都属于只进不出的终极藏家,收藏资历较短的王薇及余德耀更公开表明是以建立私人美术馆为理想在收作品。

我们有很多新计划

亚洲当代艺术市场整合

NO :去年市场那么好,今年春拍佳士得的拍品数量会不会有调整?
张:应该会跟以往差不多,我们最大的特点就是我们保持一个我们比较稳定跟惯性的做法,不管是艺术家的选择,或是学术构成,再到市场推广,我们在这几标准上还是比较坚持。今年应该是说我们希望加强对亚洲艺术或者是美学这一独特价值上的一个推崇,我们会设立一个主题谈论这个事情。
NO :那会新开专题或者怎么样吗?

除了购买力强大的华人圈,论到亚洲艺术市场,必须也将日本及韩国纳入。不过与强悍购买力的华人相比,日韩几乎只能排入边缘。早在2003 年,香港佳士得张丁元首先提出「亚洲艺术市场整合」的概念。随后在2004年秋拍,香港佳士得第一次推出以亚洲当代艺术为概念的拍卖专场,当时是纳入「二十世纪中国艺术及亚洲当代艺术」专场。到了2006春拍,亚洲当代艺术独立构成专场拍卖。2008年春拍,「二十世纪中国艺术和亚洲当代艺术」又首开夜场拍卖。在拍品的构成上,张丁元列出以中国当代艺术为主,日韩、印度、台湾当代艺术为辅的名单,建构出一个完整的亚洲当代艺术版图。

张:对,因为现在我们正在筹划,但是还需要一些时间,在你们下一期杂志我们就可以透露一些。

直到今年拍卖结束后,不管是从专场类别或是从拍卖公司经营策略来讨论,都可以得出一个结果:「亚洲艺术市场整合正式进入高峰期」。张丁元就认为,整个亚洲艺术市场明显的出现两个趋势,一是新旧藏家交替、二是市场面在扩大。这是两个不同角度的动向,但也互相影响拉扯着。举个例子来说,朱铭本次秋拍即使有作品流标却还是有高价成交纪录,朱铭的市场一直处在十分成熟的区块,作品量多质优,市场盘面很坚实;这次的表现会出现波动,是由于亚洲市场正进入「接替」阶段。说今年是亚洲艺术拍卖市场的「转累点」一点也不为过。用相同角度来看今年的日韩当代艺术板块,这几年其实不只有台湾人专门买日韩当代,东南亚、日韩甚至内地客人都在买,只是这几年这份名单有点被消费过头,导致波动性干扰出现;基于上述的两个动向来解释,这都属于正常情况。

NO :因为近年来,佳士得的藏家群体中,内地藏家的数量在不断增加,目前国内对一些消费有些限制,您觉得这对今后的市场又会有什么影响呢?

图片 2

张:作为艺术品有限制吗?

常玉 青花盆与菊

NO :目前不需要摇号。

08年之后的亚洲拍卖市场开始迈入成熟阶段,进入关卡之前难免会有波动的阵痛期。如果在这个时期,我们单单以艺术家来作个别分析,难免不客观。同时,我们可以发现,凡是具备「流通性高」、「对的题材」这两项要素的作品一定可以拍到好价钱;最好的例子就是常玉,他在整个亚洲市场接受度非常高,本次佳士得秋拍〈青花盆与菊〉便拍出5330万港币的常玉个人世界拍卖纪录,由刘峦雄拿下;此作在最高拍卖价格一直停留在2006年的2576万港元。

张:如果是这样子,对艺术市场应该是比较正面的,应该会有一个促进吧,我觉得在投资跟游资上来讲,国内没有一个好的投资标的物,艺术品应该还是比较好的选择。

中国内地的市场越来越庞大,这是不可抹灭的事实。事实上,中国市场仍属于区域性市场,一个强大的区域市场。不过内地与香港的买家不同,国际化稍微逊色,也不及百年拍卖公司(佳士得及苏富比)的经营架构及海外缜密网络。与台湾相比,藏家密度及质量也稍弱势。拍卖公司区域性的整合其实端看国际品味与区域品味的差异。拿台湾老前辈油画为例,如何将他们放到香港这个国际平台,并且让国际藏家有兴趣购买收藏,这便是成功突破区域市场的局限性。香港有国际化的优势,是中西融合的汇集点;台湾拥有全亚洲密度最高的高端藏家,他们对所有类别艺术的包容性极强;内地内需实力不容小觑,加上日韩及东南亚的个体户藏家,亚洲艺术市场的整体规模将在数年内赶上欧美并与之抗衡。

NO :我们在国内的拍卖市场上发现,西安、山西、新疆等地参与到拍卖的新贵越来越多,而且手笔很大,不知道佳士得会不会增加这些城市的巡展?

如何能够在即有的基础上,面对全球透明信息的爆炸性开展,有效的推动文化价值,而非追逐流行,是全亚洲拍卖公司都要面对的课题。

本文由www.65533.com发布于葡京国际赌场,转载请注明出处:亚洲当代艺术拍卖市场整合迈入新里程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