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籍郎中张道才:让古书重生 延续文化命脉

  四川广汉的张道才是一名古籍修复师,干这一行已经有十多个年头了。伤痕累累的古籍通过他的“妙手回春”,重新焕发活力。

图片 1

  古籍修复与时间赛跑

张婧凤正在修复古籍。

  书籍是人们最伟大的发明之一,也是人类文明的标志,中国是世界上产生书籍最早的国家之一。无论是印刷术还是装帧形式,乃至纸张笔墨,都堪称一绝。

部分修复古籍工具

  但是,这些不可再生的珍贵古籍,久经岁月风风雨雨的考验,早已千疮百孔,纸散字碎,无法翻阅,丧失了古为今用的价值。

馆藏最早古籍,清康熙19年通志堂刻本。

  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全国的古籍大概有五千多万册,但从事古籍修复的人员不过三四百人,面对大堆满目疮痍的珍贵古籍就如同“蚂蚁搬山”。

  修复后的古籍。

  抢救修复这些濒临“死亡”的古籍,迫在眉睫。

●本报记者 俞 杰 聂艺璇 文/图

  一双手化腐朽为神奇

纪录片《我在故宫修文物》的悄然走红,也把文物修复师这一鲜为人知的职业放到了聚光灯下。其中,古籍修复师被称为“古籍医生”,做的工作是为古籍“看病”。

  张道才介绍,历经数百年,这些古籍破损的形式多种多样,大致有虫蛀、鼠啮、酸化、霉烂、烬毁等,纸张大多破乱零碎、脆弱不堪。作为修复师,要按照“修旧如旧”的原则,最大程度地还原古籍原始的面貌。因此,在修复时要格外细致小心。

在第23个“4·23世界读书日”前夕,记者走进三明学院图书馆古籍修复中心,揭开古籍修复神秘的“盖头”。

  每本古籍的修复,都需要复杂的工序和漫长的周期。张道才正在修复一本清朝时期装订的《伤寒论》。“书口已经断裂了,已经断两边了,所以修书的时候就要注意把它的字,把它的缝隙对好,千万不要错位了”。

图片 2

  装修古籍,在我国有着辉煌悠久的历史,发展到清代乾隆、嘉庆时期,已达到炉火纯青的顶峰。“会诊病情、制定修复方案”“拆书数页”“选配修补纸”“清洁书页”“修补”……修复古籍的十四道主要工序,代表着数千年来,无数劳动人民辛勤劳动和智慧的结晶。

有十几道工序,修复一页需要两天时间

  “这个书也是有灵魂的,很多名称都是跟人的器官一样的,书口、书背、天头、地脚、书心、书脑,所以它跟人的器官是一样的。”对古籍修复师来说,修复完一本古籍就如医生给病人治好了病,从中会获得快乐。

图片 3

  修书人要有一份匠心

古籍修复室位于三明学院图书馆二楼最安静的一隅。张维静和张婧凤,两位修复师正埋首于《论语话解》的纸堆中,在灯下如医生般细致地对古书进行着揭、拆、压、包、订……

  现实生活中,大多数人对古籍修复师这一职业知之甚少,古籍修复需要细致专业的步骤和方法,并且工作相对单调、重复、寡淡,甚至有些枯燥和乏味,还有可能引发多种职业病,所以能够在这一行业坚守的人并不多。

他们一手执坚毫毛笔在待修复的古籍破洞处涂上浆糊,另一只手将补纸迅速粘上填补虫眼,再手工撕出毛边,与虫眼大小基本吻合。配纸所需的补纸很有讲究,需要与古籍书页的纸质、厚薄、颜色相同或相近。“我们修复室里的补纸类型有十几种呢。”张维静说。

  古籍修复师潜心工作时,他们不仅融入着自己的情感,也渗透着自己的审美,他们用自己的修养与眼光去看待古籍,重新焕发着它们的光彩。在坐得住冷板凳、耐得住寂寞的古籍修复师身上,同样有着难能可贵的坚守之美。在当下这个物欲横流的社会,这更是不可多得的一种宝贵精神。

修复古籍,粗略统计有十几道工序,一般来说,修复一页古籍,需要一至两天的时间。古籍交接完后,修复师就要对其进行拍照,标上页码,拆线、洗书、选配修补纸、修补。

  书香古流传,巧手今再续。如今在张道才工作的广汉市图书馆,每年有80多本古书成功得到修复,这些被修复的古籍,也得以延续它应有的文化命脉。(文/刘禛)

修补是最重要的工序。“需要专注和细心,任何一点失误都有可能毁掉一本古籍。”张维静说,修复古籍要遵循“修旧如旧、最小干预、抢救为主治病为辅、过程可逆”的四大原则。“需要的是一份工匠精神,要有精益求精的理念,还要耐得住寂寞。”

修补完成后,紧接着就是压平、裁剪、齐栏等。其中齐栏就是将书口的栏线对齐,重新装订成册。装订前需将每一张书页对齐,看似简单,但因有些古籍纸张柔软,让这道工序变得漫长。

修复的最后步骤是题字。张维静说:“题字就是在新的古籍封面上,用毛笔写上书名、修复师名字和修复的时间。这样一本古籍就基本修复完成了。”

本文由www.65533.com发布于葡京国际赌场,转载请注明出处:古籍郎中张道才:让古书重生 延续文化命脉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