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批评家高名潞意派论被诉“剽窃”一审未当庭

近年来,学术造假事件层出不穷。清华大学人文学院教授汪晖、上海大学历史系教授朱学勤的博士论文被指涉嫌抄袭;“打工皇帝”唐骏的学历被指涉嫌造假。

高名潞意派论被诉“剽窃”

与此同时,华侨大学文学院教师刘向东状告著名艺术批评家及策展人高名潞著作权侵权,截至2010年7月6日,这个案子进入司法程序后,已经累计开庭两次。

原告华侨大学教师刘向东称该理论截取自己的创作思想,该案一审未当庭宣判

与以往学术涉嫌抄袭与造假事件不同,刘向东选择了将案件诉诸法律,让司法程序来评判。“旁观者都说我走出这一步非常有勇气。”刘向东对《法治周末》记者说,诉诸法律是为了呈现真相。

艺术批评家高名潞曾用“意派”概括整个中国艺术近30年来呈现的本土特色,没想到这一理论却给其带来一场官司。昨日,华侨大学教师刘向东状告高名潞“意派”论剽窃案在朝阳区人民法院开庭一审,该案当庭并未宣判。

“我与高名潞本是莫逆之交,我46岁,他61岁,他是长辈。”不想,刘向东与昔日的莫逆之交今天却到了对簿公堂的地步。

原告

《法治周末》记者与远在福建泉州的刘向东对话都是通过电话进行的,他的普通话中带着浓重的福建口音。

意派论截取了自己的思想

与其说他十分愿意接受《法治周末》记者的采访,倒不如说他很想找个人谈心。因为他从2008年至今认为高名潞抄袭自己美术思想的心事一直在困扰着他,他承认自己“身心交瘁”。

原告刘向东称,艺术批评家及策展人、哈佛大学博士高名潞在2009年出版的《意派论》、《意派———世纪思维》等书及其他文章和谈话中涉嫌抄袭自己写于1986年的《纽式艺术》、写于1999年的《纽式》以及写于2007年的《象象主义宣言》三篇文章。

在发稿之前的几天采访中,刘向东有三次在晚上十一二点给记者打电话。“我又看到网上高名潞的学生王志亮对我的恶言攻击了”,“我刚批改完学生的考卷,不想上网,不愿看那些流言蜚语。我今天去到海边了,从没发现过天那么蓝”。

刘向东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指出,自己的象象主义用九个方面来组合,包括汉字象形、临界、关系等,而高名潞提出的“意派论”也是用相似的方面来组成,这正是剽窃了自己的“象象主义艺术论”。

据刘向东介绍,他和高名潞相识是在1987年,高名潞在中国美术家协会的机关刊物《美术》杂志做编辑,年轻的刘向东经常向他投稿。对于这段交往,高名潞表示“没什么印象,记忆模糊了”。

刘向东指出,这一剽窃就类似买了二手房后进行装修、装饰,但是架构还是原来的,“高名潞剽窃了我的美术研究理论及创作思想,只是写了比较长的补充说明就说成是自己原创的。”

和高名潞的对话是在高名潞现当代艺术研究中心进行的,相陪同的还有他的学生王志亮和墙美术馆执行馆长冀鹏程,两人也是高名潞官司的代理人。他们称咨询过专业的律师,“没必要请律师做代理人”。

刘向东告诉记者,自己与高名潞之前是朋友,从友情等各方面考虑没有当时就上诉,而此次上诉至法院的原因就是为了还原真相。于是,他将高名潞及曾经出版过高名潞“意派论”的出版社一起告上法庭,要求讨回公道。昨日该案在朝阳法院审理,刘向东和高名潞均未出席,而由其代理人出席。

比起刘向东对官司忐忑不安的心理,高名潞显得平静,虽然他妻子为了此事想找刘向东理论,却被他拦住了,“别让刘向东抓到口实”。

被告

高名潞戴着一副框架较厚的眼镜,典型的学者风范。无法遮掩的白发昭示出年轮的沧桑。尽管他谈到刘向东和案子时有些无奈、失望和愤怒,总体却感觉不到惊慌。

一些词汇全部属于公用词汇

在采访末尾,高名潞还向记者反思自己,“莫非是我的‘意派’展没有请刘参展?”

高名潞的意派理论不仅在著作和文章中体现,也曾在两次大展中出现过。一次是2007年12月由高名潞策划的“意派—中国‘抽象’三十年展北京观摩展”,一次是2009年5月底的“意派:世纪思维”展。

泉州集结

对于此次被诉意派理论涉嫌剽窃,高名潞一方在答辩中称,从著作权法的角度讲,它保护的是作品具体表述方式,而不是思想。刘向东所诉讼的一切材料,无非想证明高名潞意派观点和自己的思想有重复。但是,刘向东根本就没有读懂高名潞的《意派论》,他所谓的思想重复只不过是一厢情愿的妄想。

据刘向东回忆,他和高名潞第一次见面在1988年,在黄山召开的现代艺术研讨会上。“从那之后我们经常书信交流,我没有什么目的,可能因为他是学术长辈吧,我很自然地想跟他交流”。

同时,高名潞代理人还称,刘向东所认为的抄袭,包括“汉字象形”、“契合”、“临界”、“关系”、“运动”、“截取”等全部属于公用词汇。

刘向东发给高名潞的邮件,高都会回复,有长有短。

【刘向东:公用的词汇当然大家都可以用,但如果一个人与另一个人的公用词汇组合和具体论述基本相同,这里面就大有问题了!对方还乱喊乱叫说我是“妄想”、“ 没有读懂《意派论》”,其实大家只要花一节课时间研读我提供的线索就能破案!】

高名潞对与刘向东的书信交往并未看的很重,“我每天都收到大量艺术家来信,不可能封封都记住。我们在通信中没有学术交流,更没有从中产生自己的观点”。

律师解读

“1980年代末,高名潞曾有一段时间很落魄,来到泉州,是我接待的。”刘向东说。

王国华(中闻律师事务所律师)

高名潞的学生王志亮2010年初也去过泉州,也是刘向东接待的。一样的摊位,一样的小吃。看着当时和高名潞吃饭聊天的地方,再看看两人现在的关系,刘向东感慨万千。

我国著作权法保护的是作品的表达,对于思想或创意,并不属于著作权法保护的范畴。司法实践中认定抄袭是指将他人具有独创性的作品的全部或部分窃为己有的行为。

高名潞依然认为,与刘向东的这次交往是普通得不能再普通了,“我和他不是所谓的莫逆之交。去泉州见了很多现代艺术家,不是专门见刘向东的。我当时工作上很失意,是范迪安带我去南方散心的”。

【刘向东:其他法学专家也说“现有的著作权法不保护思想观点,保护的是思想观点的表现形式。”“引用、丰富和发展其他人的理论观点,却不标明出处,这是学术失范,可能不构成抄袭。”但高名潞所做的不只是学术失范。不用东扯西扯,其实简单的很,只要让他就我指出的九个部分的“表现形式”说清楚就行了,可他捡一些无关紧要的东西讲,为什么?那九个部分他可是连“思想观点的表现形式”都相同的!哪有整体思想和各部分的表达都基本相同的?哪有碰巧到这种地步的?】

“高名潞不是第一次抄袭别人东西了。”刘向东愤然,“1986年,高名潞就被指抄袭过叫淑勤的文章,对方没有起诉。上海的《艺术世界》杂志在2009年回忆‘八五新潮’的报道中提到,‘淑勤将名为《理性绘画》的文章发给了美术编辑高名潞,高名潞刊发出来署了自己的名字’。”

互相赏识

“高老欣赏刘向东不与市场化艺术家同流合污的坚守精神。”冀鹏程说。

1998年,高名潞推刘向东的作品参加在美国的“insideout中国当代艺术展”。据冀鹏程介绍,这个艺术展规格很高,参展者和作品可以被西方艺术界认识,有利于提高艺术家的知名度。

“刘向东在偏远的泉州,我想让他出去看一看。”高名潞语重心长地说,“看刘向东的作品,不仅就作品论作品,主要是看重他默默地呆在偏远的泉州,还坚持搞当代艺术的精神。”

刘向东也承认,高名潞评价过自己“甘于寂寞,甘于边缘,我为他感动”。

据高名潞回忆,他之后给刘向东的书写过序。在他主编《85美术运动》一书时,刘向东来北京参与编写,将涉及自己的部分加入书中。

“当时,和刘向东一起住在高名潞北京工作室的某位艺术家还说刘向东太自我,不把主流的艺术团体和派别放在眼里。”那段和刘向东共处的日子,王志亮回忆起来,觉得他实在“不合群”。

矛盾端倪

早在2006年,刘向东就险些状告高名潞,“是因为友情才没有告他”。

1989年,高名潞在北京负责办“中国现代艺术展”,刘向东的作品也参展了。之后高名潞回美国,刘向东被告知自己的作品被放在宋伟处,让刘向东去拿。20年后,作品却出现在了拍卖行。对此,刘向东感到很不爽,“作品已经转手多次,律师告诉我要打六七次官司才能追溯到源头,我就放弃了”。

高名潞说,他在国内和去美国前各发了一次邮件给参展作品的作者,告知他们快去宋伟那里拿。“我已对画作做好了善后,刘向东自己不去拿。”刘向东给高名潞打电话说要起诉他,“我说你可以去告!”

事后两人关系似乎没有变尴尬。2007年,高名潞还在华南师范大学附近的宾馆里,介绍一个收藏家跟刘向东认识,以便他办2008年的展览。

2008年,高名潞帮刘向东策展,展览的名字叫“从纽式到象象主义”。“抄袭是从此开始的。”刘向东说。

对此展览,高名潞称自己并未实地参展,只是挂了个策展人的名。

矛盾激化

刘向东觉察到高名潞有抄袭自己的意思是在2007年。刘向东被邀到北京帮高名潞编一本书,高名潞因心脏不好而推迟从美国归国既定的航班。

“我足足在北京等了他12天”。

刘向东记得陪高名潞在亮马嘉园小区散步,帮他倒时差时,跟他讨论了“学术机密”———“意”和“象”的问题。讲到一半,“我发现他的眼睛有捕捉到学术信息的异样,这下坏了”。

刘向东之后快马加鞭做了两件事:在网络上发表《象象主义宣言》和2008年2月在中国美术学院出版社出版《象象主义艺术》一书。

对此次在亮马嘉园散步的场景,高名潞予以否认。刘向东在博客中用文字记录了这次接触,文中提到了“极多主义”。“‘极多主义’是‘意派’的核心理念,这说明他知悉我的思想在先”。

之后,在2007年底,刘向东发现高名潞在西班牙的展览名字由“中国抽象叙事30年”变为“意派———中国抽象30年”。高名潞还在2009年5月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了《意派论》和2009年8月哈尔滨工程大学出版社出版了《意派———世纪思维》,“这两本书就和我的‘象象主义’完全接近了”。

刘向东是搞绘画创作的,高名潞是搞理论的。二人的工作场域并不相同,但刘向东认为:“‘意派’的确在我的‘象象’基础上有发挥,可二手房即使怎么装修,本质都一样”。

本文由www.65533.com发布于澳门新萄京赌场网址,转载请注明出处:《批评家高名潞意派论被诉“剽窃”一审未当庭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